| 设为首页 | 整理收藏 |

具象 抒情 荒诞—读咸兰光的油画

2015-10-14 齐鲁白洁绝密

  我和兰光在中央美院做访问学者时同学。兰光是山东沂蒙人,朴素耿直,不善言辞,对朋友诚实热情。他早在八十年代末就奔赴杭州拜中国美术学院教授着名画家郑毓敏、步燕平等名师学艺,为以后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后又在徐悲鸿大师夫人廖静文先生主持的中央美术学院徐悲鸿画室研修油画,可谓遍访名家,收获颇丰。他的不少作品深受业内老师同仁们的重视,认为他具有独特的诗心气质和品位,作品个性鲜明,风格突出,独树一帜,诗情画意,别具深蕴。更可贵的是他每一幅作品都竭力苦心经营,在精到上锤炼,作为一位深具才华的青年艺术家,我尤认为是难能可贵的。



  绘画来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才妙。兰光的绘画已经超出了现实主义逻辑性情感的缅怀与叙述,也剥离了具体的文学情节,带之以想象表达感觉,让感觉披上想象的外衣。在这里,想象与虚构是相互关联的,画家充分发挥想象与虚构的权利,使作品与生活故事无关,而是用想象的笔触与语言去结构理想的空间落实到画面上,使得具象的人物或物品在空间的错置、重叠与交叉,产生抽象的意蕴,使作品具备了具象的抽象性。他的作品意在从现象返回精神,从真实返回想象,从客观世界的逻辑性返回绘画本体。让立体流逝的世界平面化,把具象立体的人物置放在平面抽象的空间中,使人物静态化,归顺于自由构筑的空间,使一切在理想美中独具了一种荒诞感。他为具象的形象插上想象的翅膀,颠覆了画面中的逻辑空间而置换为荒诞空间,并浸透了当下的色彩与语言风格,目的在于营造某种心绪的归宿与停泊地。一切都在空间的机智处理中展开。画家是借这种方法表现心里世界不可言传的一面。



  兰光的绘画强调的是“自我体验”,它占据了创作意识的中心,随意拼贴、组接、杜撰以及那种莫名奇妙的荒诞感,成为作品美感的根源。兰光的画强调的不是现实生活的真实性,是绘画本身的真实性,他是从绘画之为之绘画的角度,思考绘画与现实关系这一命题的。由此他的油画与中国画的写意精神不谋而合。



  兰光在艺术上的终日勤奋是业内闻名的。他每一幅作品都是重情的,有时火山爆发,有时流星闪烁,在他眼里充满了捕捉生活真情的智慧之光,这为他具有抒情和荒诞效果的艺术风格带来了至关重要的生命力,使视觉美感又增加了味觉的体验。绘画的“有味道”常常不是形式法则可以代替的,我认为这是兰光高出一格的关键所在。绘画是心灵的观照,画什么并不重要,画出了什么思想和感觉最重要。从兰光的画上可以读出他的极高的艺术修养和学路历程。南方的丰润秀美和北方的大气磅礴都在画家的才情下尽现。



  兰光在作画有时只打腹稿便直接在画布上挥笔作画,他说:“我喜欢画面中出现不好解决的矛盾,作画就是在不断的制造矛盾并解决矛盾的过程。绘画是文学,是生活。

  兰光在中央美院访学期间就被北京语言大学聘请教授油画,现又在被临沂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油画创作与实训,他的艺术得到学术界的肯定。(王新利)

阅读

网友评论: